“差不多可以穿上老鼠衣服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安林看了一眼地上的老鼠衣服,心中思索。

    电影中,穿上老鼠衣服就能听得懂猫说话。

    主角穿上之后 ,听到猫说好痒啊,好痒啊。

    而后,他壮着胆子给猫挠痒痒 ,猫被挠的很舒服,然后就睡觉了。

    这只猫和电影里的猫不一样,陈安林不知道猫这时候在说什么,要是学着电影里去给猫挠痒痒,猫不是需要挠痒痒,那怎么办?

    所以必须要穿上老鼠衣服,来听懂猫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咔擦咔擦!”

    猫旁若无人的咀嚼着地上的尸体,鲜红的血液,从它嘴里流淌,看起来更加渗人。

    陈安林眉头紧锁 ,朝猫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胆子太大了吧,这都敢靠近猫?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我注意很久了,绝对是个老银比,一开始故意不穿老鼠衣服,我就怀疑他知道些什么,刚刚又把铃铛故意抛给那四个人,这不是故意害他们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太阴了…………咦 ,不对啊,他怎么穿老鼠衣服了 。”

    众人原本以为,陈安林是要去捡铃铛了。

    可转眼间,陈安林却穿上了老鼠衣服。

    这操作,把所有人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而在陈安林身后,高个子男人和女人,似乎都在权衡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陈安林,认定他是个大佬,所以一直若有若无的跟随。

    女人想了想,一咬牙,穿上了衣服,她觉得,陈安林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 。

    “他这么做,一定有他的道理。”女人暗暗想着。

    高个子男人此刻也在权衡 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想不通,陈安林为什么穿老鼠衣服。

    刚刚他也看出来了,猫首先抓的人,就是穿老鼠衣服的人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,不是自投罗网么 ?

    “就算是大神,也有百密一疏的几率 ,我不能盲目跟随,得有自己的考虑。”

    高个子男人眼神闪烁了一下,悄然后退。

    这样的小动作被旁人看在眼里,都是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看来这个男人对陈安林也不信任了。

    穿上老鼠衣服的女人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选择错误了?”

    “不,其他大神可能会有百密一疏的可能,他不会。”

    女人想着,却没想到陈安林朝她忽然看来:“很好 ,待会听我指令。”

    待会的行动可能需要两个人配合。

    原本,陈安林打算找其他人,但看这个女人一直跟着他,那就找她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……”女人用力点头,脸色潮红。

    此刻 ,陈安林穿好衣服。

    由于他站在侧面,招财猫没有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至于铃铛,就在猫的前面。

    穿上衣服的瞬间,除了游戏玩家们的杂音之外,陈安林还听到一个软绵绵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哎呀 ,好想主人能梳梳我的毛啊,好想主人能梳梳我的毛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咔擦!”

    猫终于把眼前的这个人咀嚼的差不多了,然后舔了舔嘴巴,又叫唤道:“主人好久没给梳毛了,哼,臭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提前穿上了老鼠衣服,听懂了猫的话。否则按照电影里那么做 ,是错误的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猫不一样,性格也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陈安林知道,招财猫面前的食物吃光之后,这只猫肯定会又会抓人。

    必须立刻行动。

    “会撸猫吗?”忽然,陈安林朝女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女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其实她是听到招财猫说话的,但现场声音嘈杂 ,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听到陈安林这么问,她更是一脸的懵逼。

    陈安林道:“仔细听猫的话,它希望有人撸它的猫,过去撸猫,等它安静下来,我去投篮。”

    女人这才反应过来,但还是有些担心,她担心竖锯会骗她 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,我保你会赢。”陈安林说道。

    女人看了看铃铛上面的数字,只剩下一分钟都不到了。

    听竖锯的话,可能死。

    但是不听他的话,那是必死!

    权衡之下,女人用力点头,“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她跑到招财猫身后,三步并作两步起跑,跳上了猫背 。

    而后,她双手并用,抚摸着猫背。

    “哎呀,好舒服 ,好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招财猫舒服的半眯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主人抚摸的感觉 ,主人来了么?真舒服呀。”招财猫说着话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女人听懂了,一下子也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听懂猫说话的?这怎么回事?难道说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能走到这一步的,都不是笨蛋,分析能力很强 。

    她一下子知道为什么了,“恐怕是因为这件老鼠衣服的缘故,穿上衣服之后,能听得懂猫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大神,居然对这些细节这么了解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子,她撸的更勤快了。

    “真舒服呀。”

    猫舔了舔嘴唇,情不自禁的趴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看呆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

    陈安林可不会和他们废话,免得到时候他来投篮,这些人会再来捣乱。

    于是,他大步跑了出去 ,一下子捡起了地上的铃铛 。

    招财猫舒服的眯着眼睛,因此根本没关注陈安林。

    其他人立刻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老银比要投篮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曹,还有这种操作,拦住他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不是笨蛋。

    刚刚在达摩不倒翁那关中,只有按下按钮的人才会活下去。

    那么是否也可以认为,这一关中只有投篮的人才会活下去?

    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当即,一些人二话不说冲了上来,想要抢夺陈安林手里的铃铛。

    可惜他们离得太远,根本来不及。

    陈安林盯着招财猫脖子上的篮球框。

    由于招财猫舒服的都低下了头,这个篮球框离他很近。

    陈安林只是微微一跃,铃铛精准入蓝。

    顿时,篮球框上面闪烁一道红光,电子音声音传来:“过关了,过关了 ,过关了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愉悦的声音。

    陈安林和正在撸猫的女人都松了一口气,他们过关了。

    远处一群人神色紧张,因为投篮是陈安林投的,他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获胜者,吉田小林……”

    “获胜者,板桥雪。”

    撸猫的女人听到自己的游戏名字,松了一口气:“果然,跟着他混是正确的 ,他没有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,死亡,死亡 ,死亡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之前的高个子男人一下子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后悔之意,在他心底里弥漫 ,“为什么,为什么我不跟着他一起做事。”

    他后悔自己居然质疑,就因为最后的质疑,他错失了活下去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走吧,板桥雪。”

    陈安林朝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板桥雪朝陈安林跑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招财猫睁开了眼睛,朝两个人看着,露出了诡异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获胜了,你杀不了我们。”陈安林丝毫不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大意了呢。”招财猫打了一个哈欠,朝板桥雪咧嘴笑道 :“不过你撸的很舒服,有我主人的那个手法,我很满意,你们两个人已经获胜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板桥雪点点头,和陈安林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们快点跑,追上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快跑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一群人自然不想留在这里,纷纷想要追出去。

    但来不及了,招财猫巨大的身子犹如天埑,横在这一群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嘻嘻嘻,没人能够走哦,喵。”

    刷刷!

    利爪宛若利剑,横切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,一片惨叫。

    而陈安林和板桥雪已经走出了打开的大门,面前是一条幽深的黑暗走廊 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来了。”板桥雪松了一口气,脸色复杂道:“谢谢你带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身份了?”陈安林询问 ,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想要跟着他混 。

    看他的眼神更是一副崇敬的样子,很明显,应该是知道他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板桥雪知道再隐瞒下去恐怕不太好,于是微微点头道:“竖锯大神,你好,我也没想到会真的遇到你,你放心,我不会乱说的 。”

    陈安林眯着眼睛道 :“你怎么知道我?在这里每个人的技能都被封印,按理来说你不能知道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有个技能是占卜,我在进来之前,占卜了我这次副本的吉凶,算出来了是大吉,前提是听一个人的话,我占卜出,这个人就是你,后来在刚刚的行动中,我感觉你应该就是竖锯,所以就格外的相信你 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,这样看来,你有这个能力基本上是处于不败之地。”陈安林感慨。

    板桥雪摇头道:“也不是,占卜的内容都是虚无缥缈的,有时候虽然能占卜出 ,但很容易出现变数。就比如刚刚 ,你若是不想带我,那我也根本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走吧。”

    了解了这些,陈安林点了点头,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‘下一关应该是笼中鸟游戏了。’

    前面很黑,这里已经不再是处于学校范围,而是笼罩学校的那个立方体内。

    通过一篇黑暗之后,前面终于出现了一扇门。

    “前面有门。”

    板桥雪问道 :“竖锯大神,接下来的副本你有自信吗?”

    考虑到接下来一些任务需要合作,陈安林道:“你待会听我的话 ,我保你无事。”

    板桥雪眼睛一亮,连连点头:“嗯嗯,我会努力的。”

    陈安林走到门口处,门没有锁,微微一推,一道光幕笼罩过来。

    光幕太刺眼了,让他和板桥雪忍不住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等稍微适应了一下之后,陈安林发现自己已经在一个白色的空间里面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身边,还有板桥雪和另一个黄头发的女子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角落里还有一个脸颊消瘦的青年。

    三个人和陈安林同时睁开眼,惊疑不定的打量四周。

    “猫捉老鼠之后,就是这个游戏了么?怎么没其他人?”

    脸颊消瘦青年问道。

    黄头发女人和板桥雪一看都是属于冷静的玩家,两个人都一言不发,在屋子里转着。

    白色的墙壁,白色的瓷砖,一切都是白色的 ,但空间不小,除了一排长凳子之外,这里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同时,他们也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变成了白色的病号服,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。

    陈安林安静的坐在长凳子上,他知道下一关是什么 ,所以不着急。

    消瘦青年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他跑到门边上,用力推着门,可是怎么都推不开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几个,过来一起帮忙。”

    消瘦青年朝陈安林喊道。

    黄头发女人听话过去 ,不过陈安林没动 ,因为他知道没用。

    板桥雪想了想,也没有过去,安静的站在陈安林身后,俨然成了小弟 。

    咚咚咚!!

    这时候,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消瘦青年心中一动,欣喜道:“有敲门声,其他人过来了 ,肯定是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门果然开了,清脆的唱歌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啦啦啦,啦啦啦,啦啦啦,我们是玩游戏的小行家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响亮好听。

    但让人意外的是,门后出现的,竟然是四个沙袋形状的人偶 。

    人偶的头部画着四个人脸,看样貌,是2个男性和2个女性人偶。

    “一起玩吧,我们一起玩游戏吧 。”

    四个人偶笑嘻嘻说话着。

    它们都悬浮在半空 ,每个人偶的身前写着他们各自的名字,分别是:花子 ,次郎,之介,千代。

    说着话,花子、次郎、之介、千代依次飘了进来,然后在中间位置转着圈圈,看起来都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大家好哇,我们一起来玩游戏吧。”千代人偶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由于脸颊消瘦的男青年离的最近,所以男人偶是朝着他说话的 。

    脸颊消瘦男子暗骂倒霉,早知道应该离的远一点。

    现在人偶找他先玩,对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来说,这最是危险。

    可惜已经如此了,他只能说道:“玩什么游戏,说吧?”

    “说到游戏,当然是要玩我们最爱的笼中鸟了。”叫之介的人偶笑道。

    “笼中鸟,这是什么游戏?”消瘦男子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之介笑嘻嘻的又说道:“待会我们会唱歌,当唱好之后,你要猜出谁在你的身后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名字叫花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次郎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千代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我叫之介,现在顺序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起开始了哦 。”四个人偶异口同声说话 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消瘦青年没办法 ,捡起了地上的一块白布,将白布绕在自己眼部。

    这时候,音乐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四个人偶同时唱起了儿歌。

    “竹笼子,竹笼子,笼中的小鸟 ,什么时候,什么时候出来,清早的傍晚 ,白鹤和乌龟滑倒了,背后对着你的是谁?”

    这个游戏,靠的是听声辩位。

    花子、次郎、之介、千代,这四个人偶的声音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若是单独唱歌,还很容易分辨声音,可是四个人偶同时唱歌,那困难度大大提升。

    ‘怎么办,怎么办?’

    消瘦青年心中焦急,不停地思考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但十秒时间不等人。

    ‘刚刚的声音好像是花子,花子的声音。’

    ‘可又像是千代的声音。’

    ‘该死的,这两个女人偶声音好像 ,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是一半一半的几率 ,我应该不会那么背。’

    想到此 ,男生喊道:“千代,是千代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错了哦,是我之介。”男声传来 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 ,我明明听到的是千代声音,是女声。”

    情急之下,青年连忙摘下眼罩,朝身后看去,果然是男的人偶,之介!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会这样,我明明听到的是女人偶声音!”

    “你游戏输了呢。”

    四个人偶发出残忍的笑声 。

    而后,之介眼睛忽然亮起了红色 。

    ‘滋滋滋’的一声,红色的激光刹那间射在消瘦男生额头。

    男生好像被什么东西攻击,整个人愣在原地,一动不动 。

    四个人偶都悬浮着后退了一下 ,忽然,四个人偶同时齐喝一声,用力以头朝地上砸去。

    消瘦男生的动作好像受到人偶影响,和人偶动作一滞,以头磕地。

    但他是真的以头磕地,头狠狠砸在地上 ,顿时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四个人偶又是同时磕地。

    男生头再次狠狠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就这样,

    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……

    足足砸了十几下,可以明显的看到,消瘦男生的头已经被砸扁,没了任何生气。

    这时候, .四个人偶才开心的退后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该找下一个人来玩啦。”

    “啦啦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四个人偶漂着,朝陈安林等人过来。

    黄头发女人学的倒是挺乖,躲在最后。

    她的想法很简单,越是在后面玩游戏,自己越能掌握关键规律。

    板桥雪显得很着急,眼见人偶走来,她真担心人偶会找上她 。

    毕竟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闯关。

    可看到陈安林好像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,她深吸一口气,还是决定跟着竖锯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竖锯留在这里,一定有他的道理 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中,陈安林是最淡定的一个。

    依旧冷静的坐在凳子上,看着过来的四个人偶。

    和他猜测的一样,人偶只是朝他笑了笑,然后说道:“好勇敢的人呢,我们先去找躲起来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哇好哇。”

    四个人偶朝黄发女人漂浮过去。

    (ttp:)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 手机版阅读网址:  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第307章 要听神明的话——跟着大佬混果然没错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。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快穿炮灰的开挂人生

阿罗瓦伊斯

院长大人要折花

沈芊羽_xs8

重生之农家一女三兄弟

黄桂提

退婚后我嫁给了小奶狗

葛千松

神游青冥

九鱼

庶女谋宠

袢袢
百度